郑泳彬律师刑事辩护圈
13650881216

【毒辩研究】毒贩认定犯罪未遂难!除奇葩情况下外,如何从轻辩护?

 二维码 235
发表时间:2018-06-21 16:06

毒贩认定犯罪未遂难!除奇葩情况下外,如何从轻辩护?

在国家打击毒品犯罪的重压下,毒贩在贩卖毒品时,要成立贩卖毒品罪的犯罪未遂几乎不可能。但是极端的情况下,还真有成立犯罪未遂的,情况比较奇葩,请看下面两则案例:

1、假毒品才成立犯罪未遂!!你没看错,下面这个案例不是司法考试题,而是在广东发生的真实案例。

【案例】文顺前购买2千克假冰毒当真毒品用于贩卖,系贩卖毒品未遂
文顺前因犯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在刑满释放后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毒品再犯,依法应从重处罚。文顺不知道其所购系假毒品而当成毒品予以购买并贩卖,系贩卖毒品未遂,该行为尚不能达到贩卖真毒品对社会造成危害结果,可依法减轻处罚。上诉人文顺提出查获的“毒品”经检测无任何毒品成分,系未遂犯,请求从轻处罚的意见予以采纳,其他意见不予采纳。

案例引用:文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二审刑事判决书-(2017)粤刑终1435号

2、毒贩走错路,没交易成,未遂!——没错,现实的案例就是这么极端!

【案例】双方已经达成交易的合意,携带大量现金在交易途中因走错路而被抓,应认定为犯罪未遂
从现有证据可知,陈楚炎、胡进贵等人为贩卖而购买毒品,毒品卖家已经到胡进贵家看其是否备好毒资,并通过中间人林喜才告诉胡进贵已经准备好十五公斤甲基苯丙胺,且将陈楚炎的车开去装约定的毒品,并要求胡进贵等过去取回装好毒品的车,即双方已经达成交易的合意,而胡进贵等携带大量现金在交易途中因走错路而被抓,属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应认定为犯罪未遂。

案例引用:林喜才、陈楚炎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非法持有毒品二审刑事判决书-(2017)粤刑终441号

话说,为什么在目前的司法实践中,只是特别奇葩的情况下才成立犯罪未遂?

可能你需要知道贩卖毒品罪的行为模式和既遂条件!

律师在辩护贩卖毒品罪要成立犯罪未遂时,需要明白贩卖毒品罪在我国司法实践中,有两种犯罪构成模式:

一是贩出型的贩卖毒品罪行为,行为人将自己手中的毒品贩卖给他人的,构成贩卖毒品罪;

二是购入型的贩卖毒品罪行为,行为人在购买毒品时,是以“贩卖为目的”的,也同样构成贩卖毒品罪。

这两种行为模式下,对应的犯罪即遂的时间点不同,则犯罪未遂的情况不同。

贩出型贩卖毒品罪,成立既遂是贩卖行为完成,即对毒品的价格、数量、交易时间、地点达成合意,并去到交易现场,则成立贩卖既遂。否则成立未遂。

对于购入型贩卖毒品罪,既遂的时间点是实际取得毒品为行为完成,便成立既遂,未实际取得毒品的,成立未遂。

例如以下这个参考案例:”购买型”贩卖毒品,只要以贩卖为目的买入毒品,既是贩卖毒品罪既遂
【裁判观点】本案上诉人陈浩贤、颜子林已完成毒品交易,并由陈浩贤带走,毒品是否卖出并不影响认定其二人的行为构成犯罪既遂。

案例引用:陈浩贤、颜子林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二审刑事判决书-(2017)粤刑终450号

3、为什么贩卖毒品罪的犯罪未遂只在这么极端的情况下成立呢?

答:要么毒品交易时没被发现,要么就是交易时在警方布控下,等人赃并获实施抓捕,这些都被认定为贩卖毒品罪的既遂。

4、毒品未交易成功,如何从轻辩护?——控制下交付、特情介入的情况下,量刑从轻的刑罚根据实际上就是犯罪未遂

法院在认定贩卖毒品罪的犯罪未遂时,比较严格,除非上述极端的个例,否则在只要在交易环节被抓获的,一般都认定了犯罪既遂。因此,毒贩的虽然毒品没有实际贩卖出去,但是在法律上,就是不构成“犯罪未遂”这个从轻、减轻量刑情节

但是,在毒品犯罪的认定过程中,有一些特殊的从轻情节,如:控制下交付、特情介入等。事实上,这两个特有的情节从轻的根据就是犯罪未遂,都是让毒贩欲达目的而不能,因为一切在警方的掌控下,其社会危害性相对小。

所以,毒贩要成立犯罪未遂,除非在特别极端的情况下,否则基本会被否定,刑辩律师想以此来争取减轻情节,落空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基于毒品犯罪的特殊情况,犯罪未遂转化成其他的从轻情节,法院可能在控制下交付或特殊介入等方面去考虑。


联系我们:
13650881216
联系QQ:253891903 微信号:lawyerzhengyb 邮箱:yongbin324@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