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泳彬律师刑事研究网
13650881216

【罪名研究】非法集资案的挂名公司法人不应作为犯罪处理

 二维码 147
发表时间:2019-10-11 15:14

非法集资案的挂名公司法人不应作为犯罪处理

在涉嫌非法集资的公司中,公司相关人员的主体认定以及嫌疑人之间共犯的认定,并不是一刀切的。涉及罪与非罪的问题,关键要看行为参与的程度,主观明知等方面的事实和证据来认定。本文就关于非法集资案的公司挂名法定代表人是否应作为犯罪处理进行分析。

【结论先行】:挂名公司法定代表人,不参与公司实际经营,没有非法集资的主观故意,即使本身也是投资并有获利息投资者,其也不应作为犯罪处理,而应作为【受害者】集资参与人保护。

一、挂名公司法定代表人在任职期间,是否参与公司实际经营

众所周知,在我国法定代表人与实际经营人不一致的情况非常多,挂名的法人通常不参与实际的经营管理,对公司的业务并不参与也不知情。因此客观上并不实际参与公司的非法集资的行为。例如,某公司为只为了公对私转账方便,找了相关人员担任分公司的法人,但是又将分公司的相关营业执照、公章和银行U顿等相关实际经营和银行资料都收回。那么这个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就只是单纯的挂名,而不参与实际经营管理,客观上不应认定参与了公司的集资行为。

二、挂名公司法定代表人对公司的集资业务是否有主观故意,是否与公司的实际经营人有共谋

关于主观故意的认定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条指出,认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具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故意,应当依据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任职情况、职业经历、专业背景、培训经历、本人因同类行为受到行政处罚或者刑事追究情况以及吸收资金方式、宣传推广、合同资料、业务流程等证据,结合其供述,进行综合分析判断。

那么回归到挂名的法定代表人,因为其不参与公司的实际经营管理,对公司的业务资金流程没有参与,对公司决策没有决定、批准、纵容、指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的资格、职责、行为,不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因此没有参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主观故意。

三、挂名的法定代表人如果只与单纯参与投资,而没有参与经营管理的,也应当认定的集资参与人【受害者】受到权利保障,而不能认定为犯罪嫌疑人

关于集资参与人权利保障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一条指出,集资参与人,是指向非法集资活动投入资金的单位和个人,为非法集资活动提供帮助并获取经济利益的单位和个人除外。

回到本文,如果挂名的法定代表人,只是单纯的挂名,那么并没有为非法集资活动提供实际的帮助;为获得高额利息而投入大额资金其所获得的利益不能当然的认定为是为非法活动获取经济利益,因为如果公司向投资人承诺一定额的本金投入后,便会给予相应的分红或返利,这个只是公司对投资人的吸引手段的方式,可以认定为高息返利,并不能认定为为非法集资活动提供帮助并获取经济利益。

因此,作为挂名的法定代表人其如果也是投资人,其也应认定为集资参与人。

四、相关无罪案例:阳城检刑刑不诉[2019]2号

无罪不起诉理由:经本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本院仍然认为阳泉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014年6月,谢某某受黄某丙安排,出任山西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2014年6月谢某某到山西太原进行了工商变更登记。谢某某任法定代表人期间,未到过阳泉,也未参与山西投资有限公司的实际经营。山西投资有限公司的主要负责人为武某某。现有证据无法证实谢某某在出任山西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之前与黄某乙、黄某丙有过预谋;无法证实谢某某任法定代表人期间参与过山西投资有限公司的实际经营;也无法证实山西投资有限公司吸收客户的存款之后是否经谢某某账户流入黄某乙账户;对三方合同中谢某某的个人印章是否为谢某某提供也无充分证据。该案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对谢某某不起诉。

——作者简介——

郑泳彬律师

手机:13650881216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 刑事部副主任,暨南大学法学院全日制刑法学硕士,人民大学律师学院第七、九期刑辩高级研修班成员,日知社青年刑辩人才计划百人刑辩人才,庭立方刑事风控班高级讲师成员,珠海传统美德促进会公益法律讲师。

2018年,广州律协颁发2017年度“业务成果奖”和“理论成果奖”,盈科广州月度青年律师之星,盈科广州最具活力奖

2019年,广州律协颁发2018年度“理论成果奖”。


联系我们:
13650881216
联系QQ:253891903 微信号:lawyerzhengyb 邮箱:yongbin324@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