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泳彬律师刑事研究网
13650881216

开设赌场罪案无罪不起诉的十种情况总结

 二维码 18
发表时间:2019-12-10 23:37

开设赌场罪案无罪不起诉的十种情况总结

本文系笔者检索的300份多无罪不起诉书中挑选的有代表性10份,总结概括提炼并摘要相关案情和理由,总结了十种开设赌场罪案无罪不起诉的情况,以供交流探讨!

相关文章拓展点击阅读
【最细图解】赌博罪与开设赌场罪的有关罪刑分析

目录

  1. 犯罪嫌疑人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在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综合全案,属犯罪情节轻微,酌定不起诉

  2. 犯罪嫌疑人伙同他人开设赌博网站并接受投注的犯罪事实缺乏关键证据证实,不符合起诉条件

  3. 技术人员入职时间短获利少,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犯罪情节轻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不起诉

  4. 被不起诉人归案后能如实供述,有悔罪表现;其犯罪时间较短,涉案金额较小,犯罪情节轻微

  5. 犯罪嫌疑人的资金往来是否用于开设网络赌博的资金的具体用途无法查清。单一证人的证言未能够得到其他言词的印证,也无法根据电子证物检查工作记录进行印证的,参与开设赌场的证据存疑,不符合起诉条件。

  6. 公司员工的入职时间较短,获利较少,认罪态度较好,系初犯、偶犯,犯罪情节相对轻微,可以酌定不起诉。

  7. 在微信群赌博,鉴于本案涉赌的金额人民币10万元,被不起诉人非法牟利几千元,案发后被不起诉人积极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归案后一直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悔罪态度较好。被不起诉人犯罪情节轻微,作出酌定不起诉。

  8. 被不起诉人为他人提供一款网络赌球跟单软件,但他人具体是用于开设赌场或是用于自行进行网络赌博不明,在案证据显示他人有开设赌场的行为,但在不能确定下家的情况下,无法确证赌资数额,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按存疑不起诉

  9. 本案中APP是否为赌博平台存疑,故犯罪嫌疑人的行为是否构成开设赌场罪存疑,不符合起诉条件

  10. 在案证据显示被不起诉人有伙同他人开设赌场的行为,但在不能确定下家的情况下,无法确证赌资数额,不符合起诉条件

1.   犯罪嫌疑人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在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综合全案,属犯罪情节轻微,酌定不起诉

不起诉决定书(晏某某、开设赌场案) 凤检诉刑不诉〔2017〕6号

检察院查明事实节选(一)

2013年10月份,粟超(已判决)通过在艾米论坛内发现一个名为“Bwin娱乐城”的网站。“Bwin娱乐城”系专门为网民提供游戏的一个网络平台,游戏种类有斗地主、百家乐、德州扑克、牛牛、炸金花、港式五张、牌九、二人麻将、深海捕鱼、梭哈、大话股子、21点、三公、百变双扣、锄大地、森林舞会等十六种游戏。网民首先安装棋牌游戏客户端,再填写姓名、登陆密码、保险柜密码、联系电话、推荐人、验证码并绑定一张用于充值和兑换人民币的银行卡等信息后便成功注册成为游戏用户。后用户对游戏账号进行充值,1元人民币兑换1个游戏币。充值完成后网民进入游戏大厅选择游戏种类便可以与其他网民直接投注游戏币进行游戏比赛,该网站会根据游戏规则及投注额自动扣除和返还游戏币,其中网站会按赢家所赢取游戏币的5%扣除作为平台“水钱”。玩家盈利后可以申请将游戏币兑换成人民币,1个游戏币兑换1元人民币。同时该网站招募代理人,代理人每发展一个会员网站会付10-18元钱的代理费,总代理拿1-2元,分代理拿9-16元。
后粟超通过联系客服成为“Bwin娱乐城”的总代理。粟超成为代理之后,庄家给其一个总代理账号为8**,分代理账号为D**,抽水账号为s**。得到总代理的账号后,粟超通过自己的QQ号(238888)发展被不起诉人晏某某及陈伟等67人作为其下级代理并为他们注册一个分代理账号,如“D0005、D00010”,再由下级代理去发展会员。
2014年1月份,粟超通过QQ(238888
)联系被不起诉人晏某某作为下级代理为其推广“Bwin娱乐城”赌博网站,按照每发展一个注册会员即可获得12-18元的推广费计算报酬。2014年5月份,晏某某先是将粟超提供给自己的该网站管理员账号与自己的尾数为8472的农行卡进行绑定,然后使用QQ和微信大量添加网友,再利用管理员账号生成注册链接发送给网友,并事先表示在每个网友注册为“Bwin娱乐城”网站会员后向每个网友返还10-16元的方式发展会员。自2014年5月至2014年9月期间,被不起诉人晏某某累计推广会员5-6万人,其农行卡账户(尾数8472)共收到粟超网银转账的推广费47笔共计1126786元。被不起诉人晏某某将其中的80万余元用于支付注册会员的推广费外,其非法获利24万元左右。

检察院观点节选(二)

本院认为,被不起诉人晏某某为获取非法利益,为网络赌博网站发展会员5万余人,并收取服务费1126786元,情节严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开设赌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本案系共同犯罪,晏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之规定处罚。晏某某在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处罚。综合全案,被不起诉人晏某某的犯罪情节轻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可以免于刑事处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晏某某不起诉。

2.   犯罪嫌疑人伙同他人开设赌博网站并接受投注的犯罪事实缺乏关键证据证实,不符合起诉条件

不起诉决定书(庞某某开设赌场案)

洞检公诉刑不诉〔2018〕60号

检察院查明事实节选(一)

2012年三、四月份,被不起诉人庞某某应同案犯王某(已作存疑不起诉处理)之邀,共谋架设赌博网站以牟利,由王某出资并推广,庞某某负责网站的建设和维护,网站经营所得利润归王某,王某支付工资给庞某某。二人达成一致后,庞某某遂在网上寻租服务器,由王某和服务器出租人协商租赁价格,王某将租来的服务器交给庞某某,庞某某再在网络上进行推广,吸纳玩家在网络上赌博。网站赌博方式为斗地主、扎金花、斗牛等,网站获利方式为每一局从赢家处抽水百分之五。网站的赌资为玩家充值,在网站上体现为金币,金币与人民币的比例为1:1。庞某某伙同王某以上述合作经营模式分别于2012年、2013年、2015年架设经营赌博网站“宝星棋牌”、“易玩棋牌”、“易众棋牌”,王某获利600余万元,庞某某从王某手中领取工资约为30万元(已追缴)。

检察院观点节选(二)

经本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本院仍然认为洞口县公安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庞某某伙同他人开设赌博网站并接受投注的犯罪事实缺乏关键证据证实,故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四百零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庞某某不起诉。

3.   技术人员入职时间短获利少,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犯罪情节轻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不起诉

不起诉决定书(黄某某开设赌场案)

连检诉刑不诉〔2019〕2号

检察院查明事实节选(一)

2017年4月份,杨某某(另案处理)加入有限公司(下称翼宝公司),推广公司的赌博游戏。2017年7月份,公司解散后,杨某某携带由许某某和李某某(均另案处理)赠送的公司的网络赌博游戏框架以及服务器等,于2017年11月份成立有限公司(下称公司)。2018年1月份,杨某某伙同庞某某(另案处理),以公司“夺宝”类网络赌博游戏框架为底子,制作“黑夜夺宝”、“小猪佩奇夺宝”、“超人夺宝”、“蝙蝠夺宝”、“单车夺宝”、“足球夺宝”、“社会人夺宝”、“战狼夺宝”、“憨豆夺宝”等H5赌博游戏供他人参赌。至案发前,公司经营的H5赌博游戏收取投注金额共计人民币175万余元。
2018年3月份,**公司招募被不起诉人黄某某加入该公司,负责制作并调试新“夺宝”类网络赌博游戏工作;另外,黄某某还提供微信收款二维码用于收取少量网络赌博游戏赌资。期间,黄某某获取工资共计人民币9818元。

检察院观点节选(二)

本院认为,被不起诉人黄某某与他人结伙开设赌场供他人进行网络赌博,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已构成开设赌场罪。鉴于黄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犯罪情节轻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黄某某不起诉。

4.   被不起诉人归案后能如实供述,有悔罪表现;其犯罪时间较短,涉案金额较小,犯罪情节轻微

不起诉决定书(李某某开设赌场案)

雷检公诉刑不诉〔2018〕76号

检察院查明事实节选(一)

被不起诉人李某某自2018年3月开始通过手机登陆名为“奖虫5+7”的软件(网址为http://ua1.201700888.com/app.html,帐号为******,密码为****),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他人投注,提取回扣。李某某在该网站第18029期销售私彩2348元,第18030期销售私彩2318元,共计4666元。2018年3月18日18时许,李某某在其位于雷州市**镇**村的家中通过网络销售私彩时被民警现场抓获,并被扣押手机1部、私彩票2本、人民币2541元。

检察院观点节选(二)

李某某未经政府职能部门的许可,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他人投注,销售私彩金额为4666元,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之规定,构成开设赌场罪。但被不起诉人李某某归案后能如实供述,有悔罪表现;其犯罪时间较短,涉案金额较小,犯罪情节轻微。

5.   犯罪嫌疑人的资金往来是否用于开设网络赌博的资金的具体用途无法查清。单一证人的证言未能够得到其他言词的印证,也无法根据电子证物检查工作记录进行印证的,参与开设赌场的证据存疑,不符合起诉条件。

不起诉决定书(李某某、饶某某开设赌场案)

揭西检公诉刑不诉〔2018〕17号

案件审查经过节选(一)

本案由江门市鹤山市公安局侦查终结,以被不起诉人李小会涉嫌开设赌场罪移送审查起诉。本案经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粤检诉一指辖批【2018】233号决定将本案移送揭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办理,揭阳市人民检察院交办案件通知书揭检公诉交诉【2018】61号于2018年5月7日交本院办理,本院受理后,于2018年5月10日已告知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审查了全部案件材料。本院于2018年6月21日第一次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侦查机关于2018年7月20日补查重报;本院于2018年9月4日第二次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侦查机关于2018年9月30日补查重报。本院于2018年6月8日、2018年8月14日延长审查起诉期限。

检察院观点节选(二)

经本院审查并二次退回补充侦查,因李某山在逃,李某某辩解其与李某山的资金往来不是用于开设网络赌博的资金,故李某某与李某山资金往来的具体用途无法查清。李某嘉证言指证李某某有出资给李某山用于开设“时时彩”网络赌博的行为,李某山在逃,故李某嘉的证言未能够得到印证。根据电子证物检查工作记录暂未发现涉案记录。综上,本院认为鹤山市公安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不起诉人李某某参与开设赌场的证据存疑,不符合起诉条件。

6.   公司员工的入职时间较短,获利较少,认罪态度较好,系初犯、偶犯,犯罪情节相对轻微,可以酌定不起诉。

不起诉决定书(吴某甲开设赌场案)

深龙检刑不诉〔2017〕593号

检察院查明事实节选(一)

2017年1月,犯罪嫌疑人陈某甲注册成立了深圳市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并以该公司名义租赁了深圳市龙岗区龙城街道盛平社区大厦房进行办公,对外以深圳市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名义进行经营。陈某甲系该上述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2017年3月开始,深圳市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为西某某交易、国某某易购微交易、昆某某世界微交易的会员单位后开始从事微交易业务,为了谋取非法暴利,深圳市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招聘多名业务员通过微信等网络发展会员客户,并诱骗客户购买微交易内虚拟的产品聚丙烯、红香檀指数的涨跌进行赌博活动。其中,犯罪嫌疑人涂某某担任公司财务会计,负责整个公司的财务以及业务经理、业务员的工资核算等工作;犯罪嫌疑人曾某某担任人事主管,负责发布公司招聘信息及联系业务员到公司应聘等工作;犯罪嫌疑人习某某担任招商总监,负责发展下级代理;犯罪嫌疑人邹某某、潘某某、赖某某分别担任005、008、010的团队经理,负责管理各自下级的业务员。其中,邹某某的005团队的业务员为犯罪嫌疑人王某丙、王某甲、廖某甲、程某某、辛某某、陈某丙、郑某某、吴某甲、王某乙(另案处理)、吴某乙(另案处理);潘某某的008团队的业务员为犯罪嫌疑人吴某丁、袁某某、谢某某、陈某乙、林某某、韦某某(另案处理)、吴某丙(另案处理)、陆某某(另案处理)、杨某某(另案处理)、覃某某(另案处理);赖某某的010团队的业务员为犯罪嫌疑人罗某某、熊某某、廖某乙、梁某某(另案处理)通过微信招揽客户,发展成会员后诱骗客户在昆某某世界的微交易平台充值购买虚拟的产品指数涨跌进行赌博活动,幅度涨跌主要分为1分钟、2分钟、5分钟三个等级,涨跌点由客户自由选择,若客户买中了则按85%的赔率赔付给客户,平台收取15%的手续费,客户可直接从平台提现;若买不中客户则全部本金由平台收取。交易平台中收取的买中的客户的15%的手续费深圳市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分得86%,买不中的客户的亏损会全额返给深圳市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业务员再从公司获得手续费中提成8%。经调查统计,至深圳市*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被查获之日,该公司发展客户有866人,实际充值参赌人员有153人,交易赌资为人民币1742250元,手续费为人民币261298.5元。

检察院观点节选(二)

吴某甲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行为,但其入职时间较短,获利较少,认罪态度较好,系初犯、偶犯,犯罪情节相对轻微,建议对其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可以免除刑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吴某甲不起诉。

7. 在微信群赌博,鉴于本案涉赌的金额人民币10万元,被不起诉人非法牟利几千元,案发后被不起诉人积极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归案后一直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悔罪态度较好。被不起诉人犯罪情节轻微,作出酌定不起诉。

不起诉决定书(陈某某、陈某某涉嫌开设赌场罪一案开设赌场案)

汕金检刑不诉〔2017〕2号

检察院查明事实节选(一)

2016年3月份开始,被不起诉人陈某某伙同“林某甲”(绰号“**”)、“卢某某”(另案处理)利用微信软件建立了一个名为“金牌VIP信誉群”的微信群,后招引其他人员入群参与赌博。由被不起诉人陈某某及同案人林某甲、卢某某三人利用微信软件自带的掷骰子功能合伙做庄的形式,招引赌客周某某等人进行赌博。据被不起诉人陈某某交代,该微信群自2016年3月份至2016年5月底期间,涉赌的金额人民币10万元。陈某某、林某甲、卢某某三人获利约人民币28000元。至2016年5月30日,被不起诉人陈某某被公安机关抓获,该“金牌VIP信誉群”微信群中成员有约120名。

检察院观点节选(二)

鉴于本案涉赌的金额人民币10万元,被不起诉人陈某某非法牟利几千元,案发后被不起诉人陈某某积极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归案后一直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悔罪态度较好。被不起诉人陈某某犯罪情节轻微

8.   被不起诉人为他人提供一款网络赌球跟单软件,但他人具体是用于开设赌场或是用于自行进行网络赌博不明,在案证据显示他人有开设赌场的行为,但在不能确定下家的情况下,无法确证赌资数额,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按存疑不起诉

不起诉决定书(曹某某、马静开设赌场案)

鹿检公诉刑不诉〔2018〕16号

检察院查明事实节选(一)

2015年12月底,张某某、潘某甲(均已不诉)以每月4500元的价格从曹某某处购买一款网络赌球跟单软件(含实时监控的“AT后台监视器”和自动跟单功能的“AT1”),并雇佣潘某乙(已不诉)学习使用该软件进行跟单赌博。自2015年12月28日至2016年1月6日止,潘某乙在本区大厦室潘某某住处以用户名“at001”登陆ip地址为162.251.21.175(域名https//ag.hg0088.com)的香港皇冠赌球网站后,以张某某的代理账号“kk5288”登陆该赌博网站,级别“YSF01”,接受下家投注,进行聚众赌博,并运用赌球跟单软件进行对赌。该代理账号“kk5288”涉案赌注31193笔,有效赌资金额9867.86945万元。

检察院观点节选(二)

1、在案证据显示被不起诉人曹某某有为潘某甲、张某某提供一款网络赌球跟单软件,但具体是用于开设赌场或是用于该二人自行进行网络赌博不明;2、在案证据显示潘某甲、张某某、潘某乙有开设赌场的行为,但在不能确定下家的情况下,无法确证赌资数额。

9.   本案中APP是否为赌博平台存疑,故犯罪嫌疑人的行为是否构成开设赌场罪存疑,不符合起诉条件

不起诉决定书(何某甲、成某某开设赌场案)

盐检公诉刑不诉〔2019〕39号

检察院查明事实节选(一)

2017年11月20日,被不起诉人何某甲、成某某结伙何某乙、董某某(均另案处理)为牟取非法所得,经事先共谋,注册代理账号为jhchihuo的帐号,并在该账号内冲入50万元人民币,给“天天电玩城”APP平台做代理,招揽大量网络参赌人员下载“天天电玩城”APP进行赌博活动。何某乙实投30万元占股47.1%,何某甲实投20万元占股34.8%,董某某实投6万元占股10.29%,成某某实投5万元占股7.68%。2017年11月20日至2018年4月30日期间,四人在“天天电玩城”平台内做代理,给网络参赌人员上分(充值游戏币)和下分(用游戏币兑人民币),以赚取差价的方式,非法获利共40余万元

检察院观点节选(二)

本案中“天天电玩城”是否为赌博平台存疑,故何某甲、成某某的行为是否构成开设赌场罪存疑,不符合起诉条件。

10.   在案证据显示被不起诉人有伙同他人开设赌场的行为,但在不能确定下家的情况下,无法确证赌资数额,不符合起诉条件

不起诉决定书(潘某甲开设赌场案)

鹿检公诉刑不诉〔2018〕17号

检察院查明事实节选(一)

2015年12月底,张某某(已不诉)、潘某甲以每月4500元的价格从曹某某(已不诉)处购买一款网络赌球跟单软件(含实时监控的“AT后台监视器”和自动跟单功能的“AT1”),并雇佣潘某乙(已不诉)学习使用该软件进行跟单赌博。自2015年12月28日至2016年1月6日止,潘某乙在本区大厦室潘某甲住处以用户名“at001”登陆ip地址为162.251.21.175(域名https//ag.hg0088.com)的香港皇冠赌球网站后,以张某某的代理账号“kk5288”登陆该赌博网站,级别“YSF01”,接受下家投注,进行聚众赌博,并运用赌球跟单软件进行对赌。该代理账号“kk5288”涉案赌注31193笔,有效赌资金额9867.86945万元。

检察院观点节选(二)

在案证据显示被不起诉人潘某甲有伙同张某某、潘某乙开设赌场的行为,但在不能确定下家的情况下,无法确证赌资数额,不符合起诉条件。

——作者简介——

郑泳彬律师

手机:13650881216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 刑事部副主任,暨南大学法学院全日制刑法学硕士,人民大学律师学院第七、九期刑辩高级研修班成员,日知社青年刑辩人才计划百人刑辩人才,庭立方刑事风控班高级讲师成员,珠海传统美德促进会公益法律讲师。

2018年,广州律协颁发2017年度“业务成果奖”和“理论成果奖”,盈科广州月度青年律师之星,盈科广州最具活力奖

2019年,广州律协颁发2018年度“理论成果奖”。


联系我们:
13650881216
联系QQ:253891903 微信号:lawyerzhengyb 邮箱:yongbin324@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