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泳彬律师刑事辩护圈
13650881216

【走私辩护研究】实际进口商和真实进口价格无法确定的情况下,不足以认定低报价格方式走私犯罪

 二维码 17
发表时间:2020-03-07 22:22

【广州刑事律师 郑泳彬律师对无罪评析】在以低报价格方式走私货物的犯罪中,公诉人应查明实际进口商,在无法证实涉案货物的提货人、申报进口的窗口单位就是涉案货物的实际进口商的情况下,如果不能排除涉案货物系行为人在国内开展销售加工业务的可能性,在真实进口价格无法确定的情况下,无法得出低报价格走私的行为唯一结论。


案件来源

天津柯莱尔贸易有限公司、冯波一审刑事判决书 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 (2017)津02刑初11号


一审法院查明节选(一)

公诉机关指控:2014年7月至2015年8月间,被告单位天津柯莱尔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柯莱尔公司)在从美国、日本、英国等地进口汽车玻璃保护膜、透明保护膜等货物过程中,被告人冯波作为公司总经理,在明知货物真实成交价格的情况下,为了少缴进口税款谋取非法利润,与卜某君(另案处理)商议采取低报价格方式向天津机场海关申报进口以上货物18票,并委托被告人史臻代理报关,在通关过程中,史臻按照冯波和卜某君的指令制作了部分低价格虚假报关单据,并在明知柯莱尔公司低报价格进口的情况下,为其走私进口办理向海关申报的相关手续。经海关关税部门计核,柯莱尔公司偷逃税款2636628.10元人民币。

法院查明:

被告单位柯莱尔公司主要经营汽车保护膜等汽车装具的批发兼零售和货物进出口业务。被告人冯波系柯莱尔公司实际负责人,被告人史臻系国际货运代理从业人员。冯波与台湾居民卜某君(别名“表姐”、未在案)系商业伙伴关系,柯莱尔公司与卜某君合作销售汽车贴膜。通过冯波介绍,卜某君与史臻相识。

2014年7月至8月间,卜某君使用柯莱尔公司作为经营单位和收货单位,通过被告人冯波委托乐航祥运公司代理报关,向天津机场海关申报进口原产自美国的汽车玻璃保护膜、透明保护膜等货物共计4票。乐航祥运公司安排员工,即被告人史臻具体负责该业务。卜某君通过电子邮件将进口货物成交价格单证发送给史臻,史臻又联系浩玮报关行办理报关业务。

2014年8月至2015年8月间,卜某君委托被告人史臻办理进口货物通关手续,史臻以个人名义承揽该业务。经史臻联系,卜某君使用金来源公司或烨祥公司作为经营单位和收货单位,向天津机场海关申报进口原产自美国、英国、日本等地的汽车玻璃保护膜、多用途彩色膜等货物。史臻收到卜某君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的进口货物成交价格单证后,转委托浩玮报关行等公司具体办理报关业务,帮助卜某君申报进口货物共计14票。其中两票货物(第5票、第13票货物,报关单号分别为020720141070168537、020720141070206708),史臻在收到卜某君发送的货物成交价格单证后,为达到少缴税款的目的,改低了部分货物的成交价格,并制作了虚假合同、发票等商业单证用以办理通关手续。

经核算,史臻通过低报价格的方式通关,偷逃应缴税款共计7708.37元人民币。


法院认为

在以低报价格方式走私货物的犯罪中,涉案货物的提货人、申报进口的窗口单位并非一定就是涉案货物的实际进口商。本案现有证据显示,涉案货物的委托进口报关、提供报关单证、结算关税等进口费用、通知提货、支付货款等进口关键环节,均系由卜某君操纵,卜某君对货物具有实际控制权,不能排除涉案货物系卜某君个人以单位名义进口后与柯莱尔公司或冯波合作在国内开展销售加工业务的可能性。

本案指控证据不足以认定被告单位柯莱尔公司、被告人冯波及史臻系涉案货物的实际进口商,不足以认定涉案货物的真实进口价格,在真实进口价格无法确定的情况下,无法得出除涉案第5票、第13票以外的货物低报了价格的唯一结论。


联系我们:
13650881216
联系QQ:253891903 微信号:lawyerzhengyb 邮箱:yongbin324@126.com